欢迎访问周口党建网

设为首页

当前位置:首页 > 学习园地 > 传统文化 > 正文

《宛丘》心感浅悟

时间:2019-07-09 16:04:58 来源:周口日报 编辑:

孙振宁

微信截图_20190709163543.jpg

陈胡公画像

《宛丘》一诗描述了陈国始兴之德,奠定了陈国数百年发展的道德根基。诗中气象有似陈国始君陈胡公妫满之德。

“子之汤兮,宛丘之上兮。”汤,水势盛大之貌,浩浩汤汤之谓也。“子之汤兮”比喻君子宽广的胸怀,高尚的品德。“宛丘之上兮”说明宛丘为陈国基业之地。寓意君子始兴于宛丘之上,即具雄伟盛大之貌。

“洵有情兮,而无望兮。”洵,水绚丽之貌,“洵有情兮”指心中有情,可焕发而美。情,心心相念也。子曰:“无情者不得尽其辞。”心能感于他人,情才得以发,普通人只有随欲生情的能力,缺少感通焕发能力。“洵有情兮”有情于民众,亲民之谓也。“而无望兮”情志宽博,无尽而不可测也。寓意君子情怀宽博,德行高厚。

“坎其击鼓,宛丘之下。无冬无夏,值其鹭羽。”坎,有节奏的击打声,《诗经》中伐木声也用坎,坎音,有节奏、有力量、有震荡,在此指击鼓的声音节奏。

《周礼·地官》:“鼓人,掌教六鼓四金之音声,以节声乐,以和军族,以正田役。教为鼓,而辨其声用。以雷鼓鼓神祀,以灵鼓鼓社祭,以路鼓鼓鬼享,以鼖鼓鼓军事,以鼛鼓鼓役事,以晋鼓鼓金奏。”

《周礼·春官》:“凡乐,圜钟为宫,黄钟为角,大蔟为征,姑洗为羽,雷鼓、雷鼗,孤竹之管;云和之琴瑟,云门之舞。冬日至,於地上之圜丘奏之,若乐六变,则天神皆降,可得而礼矣。凡乐,函钟为宫,大蔟为角,姑洗为征,南吕为羽,灵鼓、灵鼗,孙竹之管,空桑之琴瑟,咸池之舞。夏日至,於泽中之方丘奏之,若乐八变,则地示皆出,可得而礼矣。”

不同的鼓乐功用不同,不同等级行使不同的祭典,使用不同的鼓。周王可以祭天承天命,其余诸侯不能行郊祭、禘祭,只可以做神祀和社祭。周王赐周公天子乐,诸侯中唯鲁国有天子之乐。魏绛被晋侯赐乐,魏国未建立诸侯时得以有诸侯之乐。其他诸侯国内卿士则难有诸侯之乐。“坎其击鼓”在诗中语境中应为陈侯所用之乐,不是某个人举办的舞会。

“宛丘之下,无冬无夏”冬日至举行神祀,於地上之圜丘奏之,所击大概为雷鼓。夏日至举行社祭,於泽中之方丘奏之,所击大概为灵鼓。

神祀。神是大自然申示吉凶祸福的主宰,代表自然环境的主控运行力,山川大河呈现出灵气则有神之主宰,有些在人类社会建立时能形成社会运行气象的也被称做神,如谷神、火神等。神祀虽不是祭天,却等同敬天,以敬畏自然之心领导民众,管理国家。神祀把敬天与治国结合,以成国家运化的气象,国运和则有国之灵气,所以诸侯没有亡失国土,可以神祀,亡失国土则不得神祀。

社祭。社,以本土最有代表性的木作社。社代表本土特定之德,建国以土德为基础,形成国家运行之德。社祭通常与宗庙之祭同时,以秉承先人之德,按照道德传承文明,治理国家。

“值其鹭羽”古人认为值通执,从诗中语境,值有执的意思。《诗经》中用字非常严谨,一个字往往代表了对某类或几类事物的定义评价。值在此有执羽跳舞之意,也有当值其位行事的意思。鹭羽是鹭鸟的羽毛,这里所执的是鹭鸟翅膀上大的羽毛,属于羽舞。

《周礼·春官》:“凡舞,有帗舞,有羽舞,有皇舞,有旄舞,有干舞,有人舞。”“舞师掌教兵舞,帅而舞山川之祭祀;教帗舞,帅而舞社稷之祭祀;教羽舞,帅而舞四方之祭祀;教皇舞;帅而舞旱叹之事,凡野舞,则皆教之。凡小祭祀,则不兴舞。”

羽舞一般为领舞人所执长羽。王祭祀时领舞执干,诸侯通常不能执干。诸侯行社祭时,或执羽领舞。东周时期,有些祭祀场合由跳舞的人执羽。

“坎其击缶,宛丘之道。无冬无夏,值其鹭翿。”缶,用于吃饭盛酒的陶器。在这里指一种乐器。《吕氏春秋·古乐篇》:“帝尧立,乃命质为乐。质乃效山林溪谷之音以歌,乃以麋辂置缶而鼓之,乃拊击石,以象上帝玉磬之音,以致舞百兽。”尧帝时期,把缶蒙上鹿皮,作为用石器击打的乐器。

缶后来也被称作土鼓。《礼记·明堂位》载:“土鼓蒉桴,苇龠,伊耆氏之乐也。”伊耆氏即尧帝,土鼓是周人对缶乐器的官称,陈国等诸侯国仍保留缶的称呼。

蔺相如曾让秦王击缶作为压制手段,说明缶在乐的等级不高。本诗中对缶的使用符合《周礼》对土鼓使用的定位。从击缶的功用看,比较接近民众,事关民生,尊老、尊生。

《周礼》:“籥章掌土鼓、豳籥。中春昼,击土鼓,龠豳诗,以逆暑。中秋夜迎寒,亦如之。凡国祈年于田祖,龠豳雅,击土鼓,以乐田畯。国祭蜡,则龠豳颂,击土鼓,以息老物。”

“值其鹭翿”《尔雅·释言》翿,纛也。《注》今之羽葆幢。《诗·王风》君子陶陶,左执翿。翿字中带有寿字,大概是鹭的尾羽汇聚而成的舞具,有人认为是皇舞的舞具。值翿也是德风下达,与击缶同用于民事。

击鼓,值羽,君子尊天,敬道,形而上之德,导民向上。击缶,值翿,君子尊民、敬事,形而下达之德,率民为正。祭祀乃以礼治国,民众知礼守礼,则国家文明有序不昏乱。击鼓、击缶,可激荡人心,激发民志。击鼓、击缶,亦可整齐民心,振兴向上。

一个国家新兴,如何开始建立?如何化民成俗?如民众不能得以教化,则蒙昧无知,低俗糜乱。本诗体现陈国始君以礼治国、教化民风的德政。此德奠定了陈国数百年发展基础,大概是陈胡公之德吧。

或谓此诗描写胡公夫人太姬好巫,此见解浅矣。或诗中有太姬之德,然固是行周之礼,以周之德化民成俗,岂能作好巫之评。

周口党建网 版权所有

许可证编号:豫ICP备17037365号

技术支持:周口广播电视台(周口手机台)

中共周口市委组织部主办 联系电话:0394-8222498